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06:17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岸信夫吊唁李登辉,图片来自日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岸信夫无法于5月20日前往台湾参加蔡英文的就职典礼,但这并没有成为他向蔡英文送祝福的阻碍,岸信夫率领“日华议员恳谈会”事先录影向蔡英文表达祝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17日,李延明的代理律师屈振红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李延明的入院记录。该记录显示,8月3日16时08分,李延明被送入西安中心医院,“患者自述在酒店不慎从床上摔倒在地面,枕部着地,伤后无昏迷,有呕吐,无四肢抽搐,感头晕,他人发现后送于我院。头部CT提示左侧枕部硬膜外血肿,左侧小脑幕可疑硬膜下血肿,右侧额叶脑挫裂伤,蛛网膜下腔出血,双侧枕骨骨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底,岸信夫在接受《产经新闻》下属杂志《正论》专访时表示,期待日美台进行安保对话,并可从民间的“第2轨”对话做起。岸信夫认为,美国有一部“台湾关系法”,在安全保障上可守护台湾,而日台关系虽好,却没有相当于“台湾关系法”的法律。他还建议称,如同美国派遣军人进驻“美国在台协会”一样,日本也应建立相同的体制,派遣主力级自卫队员进驻在台北的“日本台湾交流协会”,这可与台湾的军方建立关系,以防有意外事件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菅义伟决定让岸信夫担任防卫大臣后,台湾岛内的一些绿媒就异常兴奋,比如《自由时报》在16日的报道中就详细介绍了岸信夫的出身和履历,称岸信夫是促进日台友好的“日华议员恳谈会”的核心人物,经常访问台湾,并特别强调“日本新内阁对台湾超级友好”。台湾岛内绿媒之所以如此亢奋,主要就在于岸信夫是日本政坛著名的“亲台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倍晋三(中)与岸信夫(右)(图源:新浪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2月,也就是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不久,岸信夫扬言要推进日本版“台湾关系法”,从法律层面保障日本与台湾的关系。尽管最近几年,岸信夫的声调降低,但始终没有放弃推动日本版“台湾关系法”的立法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期以来,岸信夫并不知道自己和安倍晋三是亲兄弟关系。1976年,岸信夫考上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,当向大学递交个人资料时,岸信夫才惊讶地发现自己户口本上写着“养子”两个大字,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安倍家的孩子。岸信夫后来回忆称,“突然发现安倍晋三是亲兄弟,内心有些混乱。自己的叔叔原来是父亲,婶婶原来是母亲,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整理好自己的心情。”据悉,岸信夫当时因为这件事而整整郁闷了一个月之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台湾的国际参与问题上,岸信夫认为,日本应更加积极支持并协助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、国际民航组织等。在日台交流方面,他则建议称,日本政府可以推动政要访台,日台没有邦交,外务大臣不可能访台,但可以派副大臣级别的官员访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岸信夫的外祖父是被称为“昭和之妖”的岸信介。由于岸信介担任首相期间(1957-1960),岸信和曾担任内阁总理大臣秘书官,所以岸信夫在小的时候是与外祖父一起生活。岸信夫在回忆童年时光时,曾提到“小的时候,我们家的氛围与一般家庭不同。比如,当我早上起床的时候,就看到家里有很多不认识的人,他们正在和外祖父坐在一起吃早饭。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家庭,但对我家来说,是很正常的,没有私人生活的家庭。”